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远方的花园

培育阳光花园 拥有阳光心态

 
 
 

日志

 
 

【引用】我们因何一往情深 YHJ  

2012-05-22 20:42:59|  分类: 转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一群快乐老东西《我们因何一往情深 YHJ》
 

 

快20年了,每年我都会至少回管镇一次;

2008年10月5日,纪念南京知青 插队40周年,当年400名南京老三届知青近半数参加了在管镇举行的纪念活动,一些曾随父母下放的小知青也主动参与进来;

老三届知青创办“耳顺”以来,南京知青在这里发表了难以数计的回忆插队生活的深情文字;

一位罹患重症的学姐,告别了管镇30多年,因身体不适,错过了多次回乡的机会,有生之年再回去看看------始终是她魂牵梦绕的心愿;

。。。。。。

毋庸置疑,用强权驱赶数千万城市知青,机关干部,居民下乡,是20世纪中华民族的一场社会灾难,人性灾难,文化灾难,那么,管镇的许多知青又为何对那片土地,对那里的父老乡亲一往情深呢?“三回家“时,也曾是老三届知青的王恺教授这样问我。

那是一个通过血腥的阶级斗争构建的世道,为了万世不移的美梦,又必须为继续开展残酷的阶级斗争不断制造斗争对象。他们举着“共和“的招牌,却效仿纳粹按血统论将人分为三六九等。生活在最底层的贱民及其社会关系没有人格,没有尊严,读书升学就业乃至于社会活动的方方面面都遭到歧视和限制,即使他们背着“原罪”的精神枷锁万分恭顺,也不过只有极少数能够成为“可以教育好“的典型。这种物质和精神的双重剥夺至1966年8,9月登峰造极,其后表面虽稍有松缓,但阶级路线红色恐怖的本质在1949年后的近30年内从未有所改变。当文革将国民经济推向崩溃之时,许多贱民连在城里拖板车,擦皮鞋。卖冰棒等自食其力的最后机会都被剥夺,唯一的出路只有上山下乡,支援边疆,去从已饱受苦难的农民嘴里抢食吃。

那时的管镇,一片四面环水的偏僻乡村,虽然也处于红色恐怖的时代背景下,但与喧嚣的城市相比,阶级斗争的污染要轻了许多,乡亲们没有歧视这些世道的弃儿,十年间,他们敞开胸怀,包容呵护了一批与他们非亲非故的年轻人,插友的回忆我就不再重复了,下面的两段故事,是我最新听说和经历的,请大家分享,也许能回答王教授的问题。

老M被打成“5.16反革命分子”后,被流放到崔集公司,加害者批准他用一天时间回管镇迁户口拿行李。这是老M在管镇的最后一个晚上,面对黑暗他和同舍插友和衣干坐在床上相对无语。夜深人静,忽听得有人敲门,原来是大队书记朱孝严之子奉父之命,请老M和几位知青到他家去。朱书记家的堂屋,小方桌上摆了几样酒菜,大家坐定之后,朱孝严--这位从朝鲜战场死人堆里爬出的老兵,端起酒杯对老M说:“不管他们怎么处理你,不管别人怎么说你,在我眼中,你就是一个好人,如果真的到了无路可走的那一天,耿赵就是你的家。”

说到这里,老M哽咽了,他说永远记得那个晚上,满天的星斗分外明亮。

今年春暖花开之际,为了园Z学姐的梦,我邀请LSM和ZCM两位学姐陪同她一起回管镇,为减少舟车劳顿,又请LH和LKS两位同学分别开车将学姐们送到江北,然后转我的车一起回乡。

学姐在周庄与众多乡亲相拥而泣的情境已经留下永远的纪念。

回宁后,Z学姐写给我一封信,征得她的同意,摘录如下:

“30多年魂牵梦绕,年轻人一定无法理解。

我这样的黑七类,在学校甚至在亲友中都饱尝歧视和白眼,可是到了周庄,大爷大妈们总是说: “小z,苦伢子哦”。干活干累了,经过谁家门口喊一声“饿死了”,饼子、菜团子就递到你手上了。大雨漫了吃水井,会有小兄弟冒雨跑到圩庄去替我们挑水。上滩挑大苇子,我落在最后,还被绊倒在地,扁担压在脖子上,眼泪都压出来了。会有人到家后不回家吃饭老远地跑去寻你,帮你把苇子挑回来…… 后来我跟z都离开周庄了,每次回去婶娘嫂子们都会指责我们:怎么能把小w一个人留在这里呢?

我们周庄,家后是水田,南湖是旱地。夏天,全村老小都在家后水田里干活,只有我一个人在南湖棉花地里忙。公社书记吴培先两次从我的棉花地经过,夸我的棉花种得不错。后来我去了宣传队,他看过一次我们的演出。我跟这位书记顶多说过三五句话。1972年招工,z和w俩姐妹把机会让给我,但我一开始就被淘汰了,外调的人到南京去对我哥哥说:像这种情况,谁也帮不上忙。但是我竟然被录取了,多年来,这成了我心中最大的一个疑团。90年代后期,吴云做了我的邻居,我跟杜陵两口子到吴云家去看望她的父亲老书记吴培先,谜底才揭开。离开管镇几十年了,什么时候想起来,都有老家一样的亲切感。周庄的亲人,少了哪一个,心里都有剜骨之痛。”

据我所知,因家庭出身招工受阻,最后由吴书记拍板放行的当不止学姐一人,而后任的蒋俊标书记也曾决断将多位因家庭出身引起争议的知青批准入党提干。

  这片可亲可爱的土地,这些可亲可爱的父老乡亲,在自己能力范围内,重新赋予了弃儿们尊严,让我们在黑暗中看到一丝希望,这,就是我们一往情深之所在。也许这不是唯一的原因,但一定是主要的原因。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2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