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远方的花园

培育阳光花园 拥有阳光心态

 
 
 

日志

 
 

那些夏天  

2011-06-21 23:35:21|  分类: 想到哪儿说到哪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天就是夏至了,不管你喜欢不喜欢,炎炎夏日都要到来。我觉得一年四季中,只有夏天,最让人印象深刻。

“池塘边的榕树上,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虽然我们小时候没有唱过这首歌,可是这两句歌词应该是最贴近我们那时候的夏日生活,试想想又有多少孩子能够在放学后去“荡起双桨”呢。南京的夏天虽然是个大火炉,可是她的到来从不会妨碍我们的快乐心情,因为有长长的暑假作为补偿啊。做暑假作业要等到快开学才进行,玩儿才是夏天的主旋律。顺着叫声,跟着大孩子拿着竹竿去树上粘知了;光着脚到附近的水塘边去摘荷花;膝盖上永远抹着红药水,旧伤未愈又添新伤;花五分钱去游泳池里泡上一小时(实在是游得不怎样,只能说是泡游泳池),直到变成非洲人的模样,无怨无悔。

还没到法定的工作年龄,我们就要自食其力了。在洪泽湖西岸,那些夏天让我们觉得日后再苦也不会害怕了。烈日下割麦子是很煎熬的,我们不懂得穿上长袖衣服保护自己,胳膊被麦芒刺挠得又红又痒,沾满了麦草屑,低头割麦时汗水从头发里滴下又淌进眼睛里,滋味不好受;傻呵呵的小丫头们也不知道戴个草帽,头被晒得晕晕乎乎的,村里的姑娘们要把自己顶在头上的毛巾让给我们遮阳,坚拒,真是好傻!这边麦场还没消停,和蚂蝗亲密无间的日子又接踵而来,要大面积插秧啦,这是我最怵的。栽秧累还在其次,天越热,蚂蝗越闹得欢,站在水田里插秧,你能看到蚂蝗朝你游过来,又紧紧地吸在腿上,现在想起来真真是噩梦。还记得在农村的最后一年,割完河堤里侧的麦子,怕上游大水下来造成损失,全队的男女老少齐上阵,连夜担回麦捆,一天24小时连轴转,天亮了,麦子全部上场了,我居然站在那里就睡着了。第三天,大水终于来了,夜里,劳累一天的我觉得刚睡着,就听到有人使劲砸门,点上灯一看,鞋子已经漂到和床铺差不多高了,什么也顾不得了,最要命的是仓库里的粮食不能被泡了。顶着瓢泼大雨,淌着半人深的水,大家终于扛着笆斗把粮食全部转移到高地。那时候的夏天,经历过很多事,至今历历在目。

当工人的日子总是在漂泊(所谓流动),住的房子都是简易的,墙只有一砖厚,房顶是一层油毛毡加一层瓦片。冬天脸盆里都会结冰,夏天更不好过,屋外四十度时屋里恐怕有四十二度,桌椅、床铺都是烫的,回到宿舍真不知道是站着好还是坐着好。到了晚上,常听到有热得睡不着觉的师傅用根长长的水管往房顶浇水,试图降降温,不知道是不是有效。天越热,工地上越是忙,每个大桥铆钢梁都选在一年中最热的时候,据说这样才能保证质量。铆梁时全局的铆工都来会战,工地上也分不出是太阳更热还是烧铆钉的一个个小火炉更热,忙碌的人群中经常看见师傅们把中暑的铆工抬下来,有的人只是歇一会儿喝点水又继续干,很有一种悲壮感。我们的任务是不断地往桥上送一大桶一大桶的水、送西红柿和黄瓜,还有抬着大木桶往上送饭,想起那些日子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火热”。

如今的夏天似乎依旧威力十足,但生产、生活条件真的有很大的改善,今年的统计数字说全国的麦田有百分之八十以上是由收割机来收获;电视里看到农民下水田穿上了长筒水靴;桥梁工人作业时机械化程度也有很大的提高,当然居住条件也改变许多……

那时候已经过去很久很久,我们都已步入老年,想起那些快乐、那些艰苦、那些青春和热情,那些难以忘怀的人和事,常让我有种穿过时光隧道的渴盼,即使再遭遇蚂蝗也好,即使没有了空调也罢,没关系,再去体验一把,那些夏天!

  评论这张
 
阅读(570)| 评论(9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