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远方的花园

培育阳光花园 拥有阳光心态

 
 
 

日志

 
 

知青的心中都有一个清平湾  

2011-01-02 19:36:13|  分类: 回忆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知青作家史铁生在2010年的最后一天走了,在天上,他的目光会久久地注视着他那遥远的清平湾吗?心中的,永远的,那份牵挂。

       应该每个知青心中都有一个清平湾吧,只不过有人常常念叨着,而有人则把她珍藏在心底。那“破老汉”,那留小儿,那年轻的寡妇亮亮妈,还有文中只提到一次的,清明节送来“子推”白馍馍的队长……史铁生笔下的每一个角色都是我们最熟悉的,曾经与我们朝夕相处。

ZSZ镜头中的管镇,还有花园 - 远方 - 远方的花园

这就是我们心中的“清平湾”:花园大队,现在叫费庄村,借用了zsz2008年回管镇时所拍摄的图片。            

        看到史铁生写道:傍晚赶着牛回村的时候,最后一缕阳光照在崖畔上,红的。破老汉用镢把挑起一捆柴,扛着,一路走一路唱:“崖畔上开花崖畔上红,受苦人过得好光景……”声音拉得很长,虽不洪亮,但颤微微的,悠扬。我就不由自主地想到当年队里一个家境很不好的小伙子,饭都吃不饱,还穷开心,成天乐呵呵地唱,不过他唱的是黄梅戏、泗州戏,引得四周庄上不少漂亮MM都喜欢他,想嫁给他;天不亮,耕地的人们就扛着木犁、赶着牛上山了。太阳出来,已经耕完了几垧地。火红的太阳把牛和人的影子长长地印在山坡上,扶犁的后面跟着撒粪的,撒粪的后头跟着点籽的,点籽的后头是打土坷拉的,一行人慢慢地、有节奏地向前移动,随着那悠长的吆牛声。多么熟悉的声音,多么难忘的场景,从来都不需要想起,那画面就在眼前。天不亮就出工,跟在犁后面种棉花、点豆子,清冷的天气,我们跟着爱热闹的小媳妇和大婶们,饿着肚子一丝不苟地干着,这是秋后的希望。还记得有一次早晨太冷,庄上大婶把一件破旧的大襟棉袄给我穿上,那温暖至今还能感觉到,不过是穿上那件衣服后大家都不认识我了,有这么夸张吗?呵呵!开社员会时,黑压压坐了一窑人,小油灯冒着黑烟,四下里闪着烟袋锅的红光。支书念完了文件,喊一声:“不敢睡!大家讨论个一下!”人群中于是息了鼾声,不紧不慢地应着:“酝酿酝酿了再……”这个社员会恐怕当年全国农村都有,劳累了一天,吃得也不好,晚上哪有精神开会呢,自然是找个煤油灯照不到的地方,靠在草堆边打盹,队长常常要喊醒大家讨论讨论,其实说啥也没有用的,大家都明白。后来我们很多知青也当了队长,我的体会是说话要简短,逻辑要清楚,让社员们爱听,别厌烦,当然我也没当几天队长,能力很是不行。

ZSZ镜头中的管镇,还有花园 - 远方 - 远方的花园

图片借用zsz拍摄的花园大队

       重读史铁生笔下的清平湾,你能感觉到作者那种深深的情感在心里流动,《我的遥远的清平湾》代后记 :《几回回梦里回延安 》里,有一段话我读了一遍又一遍:我总是梦见那开阔的天空,黄褐色的高原,血红色的落日里飘着悠长的吆牛声。有一个梦,我做了好几次:和我一起拦牛的老汉变成了一头牛……我知道,假如我的腿没有瘫痪,我也不会永远留在“清平湾”;假如我的腿现在好了,我也不会永远回到“清平湾”去。我不知道怎样才能把这个矛盾解释得圆满。说是写作者惯有的虚伪吧?但我想念那儿,是真的。而且我发现,很多曾经插过队的人,也都是真心地想念他们的“清平湾”。 说实话,2008年以前,虽然从未回到被称为第二故乡的地方,可是我一天也不曾忘记过,那个在生命中有着最深烙印的地方,梦里常常会回到那里。爱她?好像不是;怨她?也没来由。为什么总是念念不忘,仿佛有什么最珍贵的东西还落在那里,仔细想想,那是我们的青春。因了这个缘分,口里念着,梦中想着,总要找机会去看一看,但也只是看看而已。后来我知道了,有许多知青是经常回去的,是把曾经的乡亲当成了自己的至亲。08年回管镇 时,一位知青谈起在农村的最后几年中,乡亲们已经把他当成了家人,至今还认着干兄弟,干侄子。有人说那天回到生产队时他激动得眼泪一把鼻涕一把,不知是否当真,但我理解他的感情是最真挚的。

ZSZ镜头中的管镇,还有花园 - 远方 - 远方的花园

图片借用ZSZ拍摄 的 知青回乡

       很多知青回城后,只要乡亲们有什么为难的事情找了来,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去帮助,大家说起来对他或对她只有一个评价:是好人!前些天去铁佛为老同学立碑,还听到一件感人的事情:四中老三届的一位学长,回城后为 乡亲们做了许许多多的事,有个老乡的孩子生命危在旦夕,接到电话,孩子还在去南京的路上,他就联系好了儿童医院,并找车去接,挽救了孩子的性命,这样的事情有很多很多。

ZSZ镜头中的管镇,还有花园 - 远方 - 远方的花园

图片借用zsz拍摄的管镇街,不过如今已是无人居住了,成了空心街。四十年的变化真大

       有时候,我们这些曾经的知青说起当年下乡,是从各种角度去讨论的,政策行为、我们的得失前途、得到的锻炼、改变的人生等等,这是个多元的问题,实在不能一概而论,我觉得与有些人争论的什么“悔与不悔”没什么关系  。没有经历过的人 ,可能以为我们只有痛苦的回忆,其实还有经历了磨难的坚强、有受到了关爱的感动,有对人生、社会的理解,还有友谊和快乐……只有我们自己回头望望走过的路,才有最真切的体会。每个知青心中的“清平湾”,应该是融进我们的血液中了,这么说,不应该是虚伪的。                         

  评论这张
 
阅读(328)| 评论(1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