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远方的花园

培育阳光花园 拥有阳光心态

 
 
 

日志

 
 

引用 “幸福老头”袁隆平  

2010-10-13 13:41:22|  分类: 转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同窗缘《“幸福老头”袁隆平》

 

引用

同窗缘“幸福老头”袁隆平

“幸福老头”袁隆平

他是享誉世界的“杂交水稻之父”,更是一个80岁的健康、好胜、幸福的老头儿。

中国周刊记者  李佳蔚  北京报道

袁隆平在自己80岁生日之时收到了三件特别的礼物:总理的贺信,湖南卫视一台名为《为了大地的丰收》的专题晚会,还有一本沉甸甸的《袁隆平口述自传》。

“袁老师并不想这样大操大办。”湖南杂交水稻研究中心研究员辛业芸博士告诉《中国周刊》记者。

辛的另一个身份是袁隆平的秘书,从1996年开始,至今已有14年。她足够了解袁隆平的脾气秉性:“他不爱张扬,他80岁生日,我们本来打算搞一个关于杂交水稻的学术研讨会就好了,结果国家领导都发来贺信了。”

辛业芸也是《袁隆平口述自传》的作者。她说,写作过程中并没有特别多专门的时间坐下来与袁隆平交流,因为平常的生活中了解得已经足够多了。更重要的是,她掌握一个原则:真实生动,不过度“美化”。

这符合袁隆平的愿望。袁隆平曾经不止一次地表达了他的担忧:害怕别人把他写成一个典型的学术大师,不苟言笑,正襟危坐,谈学术永远都是义正辞严。

显然,辛业芸很好地完成了任务。她的朋友头一天拿到书,挑灯夜读到凌晨三点,第二天兴冲冲地给她打电话:“关于袁老师的传记,你写的这本算是翘楚了,原来有的书把袁老师写得都太‘马列主义’了,又有很多夸张和杜撰,你的则是一个真实和鲜活的袁隆平。”

辛业芸认为自己只不过是“真实的记述”:“袁老师经常说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幸福的老头,说的时候咧着嘴,笑得很开心。”

因此,在“杂交水稻之父”、“米神”、“当代神农”这些语境之外,我们重新梳理作为平常人的“幸福老头”袁隆平,并以此向他80岁的生日祝贺。

喜欢的东西就喜欢学

9月17日,袁隆平带着杂交水稻中心的科研人员去隆回县的基地,看超级杂交水稻亩产900公斤的高产公关示范。中午到一个酒店吃饭,一到那儿,袁隆平就对身边的人说:“这酒店改名字了,原来叫做圣彼得堡的,现在改成花瑶山庄了。”

吃饭的时候,袁隆平给辛业芸他们从圣彼得堡讲到列宁格勒,从列宁格勒又说到了立陶宛,然后再从立陶宛的篮球说到了最近土耳其男篮世锦赛上的波多黎各。

“波多黎各篮球好啊,一个小小的波多黎各,就打赢了中国。”不过,辛业芸说:“这还不是重点,袁老师说波多黎各相当于中国的海南岛,是一个好的南繁基地,有一个美国的合作公司每年到波多黎各育种,就像我们去海南一样。波多黎各的纬度、面积、人口、天气、特产等等,他像竹筒倒豆子一般。”

辛业芸他们已经习惯了袁隆平“像电脑一样给他们讲文史地理”。他们也曾经疑惑袁隆平如何做到这一点,按照袁隆平自己的说法是“凡是喜欢的东西,就特别愿意学”。

袁隆平小时候的数学很糟糕,而化学地理和英文就特别好,区别就是一个兴趣。他说:“我不喜欢学数学,比如三角,让我头疼。我们同班的一个同学数学好得很,他不会游泳,我教他游泳,他帮我解题。结果他的游泳学会了,但我的数学依然故我。”现在袁隆平当年的这个同学已经是中国工程院院士,在国防科工委举行的游泳比赛中,还曾经获得过第一名。

对于学生的教育,袁隆平认为应该多鼓励,增强孩子的信心。这或许与他的经历有关。初中一年级时,袁隆平在自己的作文里使用了一句颇为自得的成语“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可是他不会写“梭”字。老师看了之后说是“臭文章”。从此,袁隆平就再没有写过“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了。尽管他早已会写“梭”字了。

袁隆平也反对现在填鸭式的学习方法,“我们国家的教学方法,培养了很多书呆子。”

他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这得益于少年时母亲对袁隆平的言传身教。袁母当年是教会学校的英语老师。

正因为如此,袁隆平看重身正示范的作用。去年,湖南卫视《成人礼2009》的节目中,在前期的票选嘉宾环节,节目组发现90后并非盲目追星,最受孩子们青睐的是袁隆平,远远盖过了林俊杰、周杰伦。

“不要去写了”

写《袁隆平口述自传》期间,辛业芸曾经面临一个“拿不准”的选择:袁老师落选中国科学院院士的事情要不要写?

袁隆平1994年以前曾经三次申报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均落选,1994年中国工程院成立后,湖南省第四次推荐申报中国工程院院士,1995年最终当选。至今不是中国科学院院士的袁隆平,却获得了拥有200多位诺贝尔奖得主的美国科学院外籍院士的称号。

袁隆平曾经说理解中科院的逻辑:“我搞的是应用科学,中国科学院搞的是基础研究,如果按这个来评,我不合格。”

“很多人都告诉我说一些当时的事情是这样的,说应该写出来。”辛业芸说。其实,她手里有一些材料,也曾试图写进去。对于细节问题,辛业芸去问袁隆平,袁隆平不愿详谈。辛业芸把写好的落选院士的文字拿给袁隆平看。袁隆平看完,思考了一会儿,说,不要去写了。

据辛业芸介绍,袁隆平向她说,荣誉心我不是没有,可不是放在第一位,钱也是这样,可不要为这些所累。

新华社国际科技室记者姜岩曾经多次采访袁隆平。他说,有一次与袁隆平讨论“什么样的人最幸福”。姜岩说到美国进行的一项网上调查,结果是集中认为做老百姓最幸福。袁隆平对此深有同感,还讲起了自己对于华人首富李嘉诚的印象:

“我去汕头大学,李嘉诚请我去,给学生颁发博士学位。李嘉诚也不自由。他钱太多了,怕有人要算计他。他的车队保卫很严,除了自己的保镖外,还有汕头公安局和广东省公安厅保护,哪里能去,哪里不能去都有规定,不自由的很呀。他和我吃饭,就是吃了两条小鱼,两碗干饭,哗啦哗啦地吃,他并不那么奢华。他人品很好,主动提出和我合作,要扶贫。他也是苦出来的,卖塑料花起家的,所以有钱了就做些好事。”

在辛业芸看来,袁隆平在学术上是超前的,但在生活享受方面却是落伍的,“他非常简朴。”辛业芸回忆,有一段时间,袁隆平的购物欲非常强烈,每到星期五下午,就要到商场去购物。可他不讲求名牌,他主张穿着朴素大方,甚至尽买打折的商品。他每年在海南三亚南繁期间,都要买上好几件仅四五十块一件的衬衣,“这样的衬衣美观大方,还是棉质的透气,下田的时候穿起来方便,不用担心弄脏了,好得很。”

袁隆平认为,财富多了如果想不开就是一个沉重的负担。以袁隆平名字命名的隆平高科上市之后,袁隆平成为亿万富翁,不过他同意这样做是为了保证中心的科研经费,“到底是个好事坏事,现在还很难断定,要靠实践来检验。”

被袁隆平称为“贤内助”的老伴邓则则反对。邓则说,今天“袁隆平”涨三分,明天“袁隆平”跌两分,这多难听啊!

“最笨的新郎官”

袁隆平与自己的妻子邓则相识在湖南安江农校。安江农校被誉为中国杂交水稻发源地,上世纪五十年代至七十年代,袁隆平在这里做过长达十八年的教书生涯。

邓则是他的学生。当时,邓则26岁,比袁隆平小8岁。对于教师袁隆平,邓则评价说:“我们女同志议论他讲课讲得好。”

颇有意思的是,这对“师生恋”从相知确立关系到结为夫妻,总共用了不超过一个月的时间,用现在的说法就是名副其实的“闪婚”。

1964年正月初五,安江农校所在的黔阳地区举行职工业余篮球赛,邓则是队员。热心的“红娘”提议干脆趁热打铁把他俩的喜事办了。

看着众人忙碌,袁隆平反而腼腆不安起来,他为自己没来得及送新娘一件礼物而过意不去,他悄悄地问邓则:“给你买件新衣服好不好?”

邓则心直口快地回答:“不要,不要。”老实巴交的袁隆平当真依了她,事后其他人都在骂他:“你真是世界上最笨的新郎官啊,哪有新娘子说不要你就不去买衣服的!”

结婚前夕,袁隆平与邓则开玩笑说:“将来,如果我对你不好,不爱你了怎么办?”邓则不假思索地回答:“那我也不会离婚。”

婚后,邓则偶然发现了袁隆平与大学时期女友的往来书信,对方表达了希望重修旧好的愿望。感情已稳定下来的袁隆平只给对方回过一次信,之后就将所有信件烧掉了。如今,邓则还是会故意打趣袁隆平,袁隆平总是笑呵呵地嗔怪老伴“小心眼”。

袁隆平认为家庭生活美满,人生就很美满:“比如,我们原来西南农大的一个校长,‘文革’时挨批斗,他的夫人要和他划算界线,结果他上吊死了。我的贤内助,看大字报,有人要批我。我和她说,你可要有思想准备呀,明天我可要上台挨批了。她说,没关系,大不了,我们一起去当农民去吧。这是我一生最大的安慰之一。”

袁隆平也是邓则的安慰。1971年,林彪叛逃坠机之后,全国上下开始了声讨“林贼”的运动。在湖南方言中,“贼”和“则”的发音恰好相同,这样一来,妻子“邓则”的名字听起来就成了“邓贼”。出于保护妻子的目的,袁隆平为她改名为“邓哲”,为了不让妻子尴尬,他还向妻子解释:“我可不愿意你作贼啊!”现在因为乘坐飞机多的缘故,才用回了“邓则”这个名字。

好胜的记分员

袁隆平特别希望能够作为一个普通人享受生活的乐趣。比如,他不喜欢自己在旅游的时候被打扰:“我怕兴师动众,到一个地方什么市长县长呀出来迎接,我现在到哪里都是这样的,说我什么欢迎莅临指导呀,很麻烦。我喜欢到处玩,人家认不出来。”

袁隆平没有太多时间陪老伴,不过每天下班后,他会陪邓则和单位同事一起打气排球,玩得其乐融融。每次他都和老伴分在一组,并自称自己为主攻手,还不时抱怨老伴打得臭。打球的时候,如果孙子在旁边看热闹,袁隆平还会故意把排球打在孙子的头上——他们打的球,是比气球重不了多少的排球内胆。

在辛业芸看来,生活中的袁隆平“非常有生活情趣,直白一点就是特别会玩”。同时,她认为:“他的性格成分里面有一些喜欢挑战的东西。输了之后,我们都能看出来他不高兴。他会看哪一队强,他要和高手一个队,如果一队都是‘瓢师傅’(长沙方言,即打得不好)的话,他是绝对不上场的,不上场的时候就做一个忠实的记分员。”

现在,气排球已经成为风靡整个农科院的运动项目。“这归功于袁老师,他打上瘾了,不打手就会痒,周围的人都被他带动了。”辛业芸说。

正因为爱好体育锻炼,袁隆平的身体很好。他对于自己的总结是:“80岁的年龄,50岁的身体,30岁的心态,20岁的肌肉弹性。”

除了体育锻炼,袁隆平还喜欢打麻将。不过打麻将不赌钱,而是输了的人钻桌子。不管职务高低、年龄大小,但凡输了就要钻桌子。

有一次记者采访袁隆平,被拉着一起打麻将,结果第二天报道的配图是袁隆平站在旁边“幸灾乐祸”地看别人钻桌子。袁隆平打趣说,“其实那天晚上我钻得最多,大概是他觉得我钻桌子的照片登出来太不成体统。”

“前些年袁老师打得多些。在很多人眼里,打麻将不务正业,其实我们周围的人都知道他是在有意识地训练自己的大脑,”辛业芸说,“也有人说,打麻将不高雅,要知道袁老师会拉小提琴噻!”

袁隆平说自己喜欢过自由的生活:“从小我的评语就是:爱好自由,特长散漫。我读大学时,入团很容易。我就没有入团,因为我带不了头。我早晨爱睡懒觉。打起早钟不起,打紧急起早钟才起,一边扎腰带,一边赶外跑。铺盖也不叠。卫生检查时,临时抱佛脚。”

不过,袁隆平到现在还是叠不好衣服。

(本文来源:中国周刊 ) 宋潇








  评论这张
 
阅读(289)| 评论(3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