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远方的花园

培育阳光花园 拥有阳光心态

 
 
 

日志

 
 

难忘那时行路难  

2010-03-02 22:08:58|  分类: 回忆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次坐车路过中央门汽车站,不知怎么的总是挪不开目光,仿佛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会有我,有我的同学们,能找到我们青春的身影。尽管那里不是我们下乡的起点,却是我们最常出发的地方。

今天我们要再去管镇,很容易的,坐汽车两个多小时就到了,可那个年月就只有一个“难”字了。下乡最初的两年,每当过了春节,卖长途汽车票的窗口(好像在新街口也有一个)永远是一条长龙,排队的人一看大多是知青,都在焦急地盼望着能够买上一张回乡的车票。运气好了,买到票我们一早出发,中午就能到盱眙,然后就开始准备渡过淮河,一共有四道,如果一切顺利,到了渡口大队,就算到管镇了。渡口离花园还有七、八里路,那时我们从不绕走大路,只要认准方向,沿着宽宽窄窄的田埂,跨过一条条小沟渠,不用天黑,就到“家”了。今年过年我们一“家”聚会时,说起来这事,XZJ还不忘说那时候认路全靠她呢。一路上,穿过村庄,老乡们有坐在家门口吃饭的,看见了就热情的喊(管镇话是“央”)我们:“来打个尖吧!”有时还会路过知青的家,特别亲切!也有不幸运的时候,有一年不知怎么的就是买不着票,在淮安插队的同学珊珊来告诉我们,有辆小卡车要到盱眙拉货,可以带上我们。我们在车上颠簸了大半天,却被拉到盱眙的山里,没有进县城。下了车又走了很长的路才进了城,天都黑了,无奈在那里住了一夜,第二天才回到管镇。

记得下乡第二年夏天,我从南京回乡时先和同学去了她插队的界集,然后再从泗洪回管镇。谁知那天汽车从泗洪开出后,司机说今天不到管镇了,全部在双沟下车,没办法只好在双沟的小客栈住一夜,隔天再步行回管镇。第二天一早我背着行李踏上了回家的路,双沟到管镇有五十多里,一个人走真是太漫长了,今天还能想起那种焦虑,只要路上遇到个老乡就问问还有多远。烈日当头,又饿又渴,终于看到了管镇街,尽管还有七、八里路才到花园,心里那个激动就别提了。那天回到家就觉得腰痛,然后发高烧,医生诊断是急性肾炎,幸亏年轻,很快就好了,没有严重后果。

最难的是一个夏天,栽秧结束后天天下大雨,我们决定回南京去。谁知好不容易到了盱眙,却得到一个坏消息,公路被水冲坏了,没有回宁的车。幸亏汽车站工作人员给我们指了一条路,坐车到安徽x县,然后转车去南京。车到了x县已是傍晚,只有在站里等候天明。现在想起来那真是恐怖的一夜,汽车站候车室呈开放式,晚上没有值班的,外面四处空空旷旷,黑乎乎的,大厅里只有一盏昏黄的电灯。站里还有一伙知青,女生在长椅上睡下了,男生则拿着一支不知是气枪还是玩具枪摆弄着,其中一个说:就打xx!没想到他们真的朝一个女知青的脚开了一枪,被打中的女生痛得大叫起来,那些男知青却哈哈大笑。我们四个人在一边被吓坏了,战战兢兢地过了那一夜。

 那时行路难,记忆中每次回家或回乡都很折腾,特别是夏天过淮河时,穿过两人多高的的芦苇滩,经常看不到一个行人,不由得会想起老乡们说过的刚解放时这里曾发生过为五元钱杀人的故事。不过一路上有那么美的芦苇滩,大片随风起伏的有些灰白的芦花,当时却不懂得欣赏。现在美景是很难再现了,全都被畅通的公路和大桥所替代。忽然间有了一点惆怅,“那时没有相机”,遗憾啊!那时候的路,那时候的芦苇滩,一路的风景,一路的艰难,都在我们的记忆里,恐怕再也难忘记了。

  评论这张
 
阅读(396)| 评论(4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