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远方的花园

培育阳光花园 拥有阳光心态

 
 
 

日志

 
 

回 “家”吃饭  

2009-09-22 17:17:11|  分类: 回忆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5又快到了,耳顺已经换装,用上一张知青合影,让我想起去年这时回“家”吃饭。

那一天,四十年前插过队的近200名知青,乘坐大巴、中巴、私家车,从南京各个地方汇合,浩浩荡荡奔向同一个方向:管镇。因为那里曾经是我们的家,我们回 “家”吃饭。

那天在管镇中学开完欢迎大会,就在开会的大礼堂摆了几十张桌子,管镇以及从管镇分出去的明陵乡政府代表父老乡亲请我们吃饭,好丰盛的饭菜,过年也吃不了这么多,鸡、鸭、鱼、肉,凡是乡亲们能想到的……总有将近20个菜,桌上还摆着今世缘酒。乡亲们的盛情让我们感动,可是我们已经不是当年的小姑娘、小伙子了,不是那时候总觉得吃不饱的知青了;今非昔比,管镇也不再是从前的管镇了,不再是穷困不堪。

看着这些美味,我脑海里想起当年队里的乡亲在吃不饱的时候常念叨的:“小鱼汤,就干饭,一吃一头汗”。那时要能常常吃上煮干饭,再到洪泽湖抓两条小鱼熬成汤就着,是很难实现的奢望,吃不到,只能常念着。就像前苏联人的“土豆烧牛肉”一样,这是当时管镇人心目中最好的美味。

总说“吃饭”,多么普通、多么简单的两个字,因为这是我在农村最深刻的记忆。

在农村的第一顿饭,是在沈飞家吃的。我们在西方人的圣诞前夜,天黑透了的时候,来到即将成为家的村庄。没有电灯照明,记不得有没有月亮,跟着队长深一脚浅一脚的来到沈飞家,疲惫不堪,饥肠辘辘,慈祥的沈飞妈给我们端上一碗碗大米粥,还有喷香的腌韭菜豆子,屋里屋外挤满了老乡,伴着好奇、羡慕的眼光,我们完成了吃饭首秀。后来我才知道,这样的饭是老乡们过节才能吃到的。

到农村后的第一年,国家给知青每月补贴38斤粮票,8元钱,日子过得不错。日常照顾我们的二娘家,有个3岁的小弟弟来周子,就像我们自家的弟弟一样,我们做了好吃的就送给他一碗,因为我们听老乡说过“爱花如爱果,爱伢子如爱我”,当时我们就想用这样的方式报答处处关照我们的二娘。就这样一件小事,引起周围邻居不满,“来周子吃了学生家的干饭”。我们开始不理解,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值得说吗?

后来,严峻的现实才逐渐展现在我们面前,贫穷、饥饿,多少年来,像毒蛇一样缠着乡亲们,简直太可怕了。夏收时,一人只能分到几十斤麦子,秋收时,一人只有一百多斤稻子和玉米,其余就是白芋,加起来折合粮食还不足三百斤,省着吃,农闲只吃两顿饭,也往往接不上茬。农民为了能吃得饱一点,经常把细粮换成白芋吃。秋天白芋多,能吃得饱一点,人就胖一点,老乡说叫“白芋胖子”。春天到了,青黄不接的日子里乡亲们更难过。记得有一天,队里新华子一家没有出工,队长去看了,才知道他们家早已经揭不开锅了,没力气干活。可是队里仓库只有种子,我们送去自家的粮食救急,后来的日子新华妈一直拿我们当亲人。我们知道了,吃饭是件天大的事啊,天大的难事啊!难怪中国人见面就是“你吃了吗?”难怪乡亲、邻居对一碗干饭看得这么重。改革开放以后,有位从山东嘉祥来的、曾在家乡当过大队书记的学生对我说,“了不得啊!农民能吃饱饭了!”当时我的心情和他一样激动。

慢慢的,我们失去国家补贴后,日子也向老乡们逐渐靠拢,整天吃得肚子圆圆的还觉得饿,因为没有油水,经常喝稀饭。那时吃饭用的是蓝边大碗,做上一锅白芋、菜叶和玉米面的稀饭,我们每人都能吃上三、四碗,现在想想真是惊人。上河工扒大河,大碗的干饭也能吃两碗,特别是难得打牙祭的时候,每人一勺肉,从来不吃肥肉的我,会狼吞虎咽地一块都不留。

在农村吃饭的事情总是印象很深。下乡第二年,有一次大队干部领着我们去各生产队检查血丝虫病,走到最后的村庄,留下我们吃饭。妇女队长一边烧锅一边说,“今天你们可肥了,杀头猪给你们吃!”大家一听可高兴了,谁知她是开玩笑的,哪有肉啊,只是杀了一个大冬瓜,煮了一锅冬瓜汤,但这也很满足。

还有一次,队里有人家娶媳妇,我们也去喝喜酒,好像那时候没有酒,只招待一顿饭,吃的米饭里掺了大量的胡萝卜,菜上了四大碗,只有一碗肉,其他都是豆腐圆子、青菜一类。看着我们吃,当厨的主妇一边用衣襟擦手,嘴里一边客气着:“菜里没盐、菜里没盐”。那时候的调料只有盐,她在谦虚自己炒菜盐放的少了。现在想想,好心酸呐。

去年10.5在管镇吃完饭后,我们回各大队去看看,热情的村干部已经准备请我们再吃一顿饭,可是我们已经饱得不能再吃了。到生产队时,知道当年的好姐妹金梅现在出去打工了,金梅的婆婆在家,她就是给我们做了第一顿饭的沈飞妈妈,她一定要给我们做顿饭吃,可是没有时间了。后来金梅知道后,一个劲地埋怨婆婆,怎么连一顿饭都没做给我们吃?日子好了,乡亲们很是重视来了客人要做饭招待,哪像过去家里来人了是个愁啊。

往事如烟,往事并不如烟,管镇,管镇的饭,永远在我的记忆里。今年是我国建国60周年,翻天覆地的变化看在我们眼里,最让我关注的农村的变化,还是吃饭。虽然这已经是不成问题的事了,但我脑子里这个情结却很难放下。看到乡亲们家家屋里堆满粮食,洪泽湖边养了无数的螃蟹、龙虾,做饭用上了沼气……什么也不用说了,为他们高兴,尽管农村还有各种各样的问题要解决,可是温饱问题已是历史。什么时候再回“家”吃饭,一定会有更大的惊喜,我期待那一天。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4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