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远方的花园

培育阳光花园 拥有阳光心态

 
 
 

日志

 
 

胜似亲人  

2009-07-09 01:23:36|  分类: 回忆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忆在管镇的那些日子(一)

  记得68年下乡时,我们几个女孩子刚满十五岁,但在乡亲们眼里,我们已经是大人了,因为我们长得比同龄的农村孩子要高大不少。可是一说话、一办事就看出不同来了,那时我们真的很幼稚。

生产队里安排二爷一家帮助照顾我们,负责对我们的再教育工作。“再教育”只是说说而已,二爷一家对我们的照顾才是实实在在的。刚到农村,我们什么也不懂,二爷话不多,经常到我们屋里看看,问吃得怎样,屋里冷不冷。没有烧草了,帮我们到场上弄来,或找人替我们去摊上拾草;没有菜吃时给我们送来一坛腌韭菜豆子,那年月这可是好东西;我们不会种菜,二爷家的菜地就像我们自家的一样,随便去摘……最重要的是,锄地前,帮我们安好锄头;割麦前,帮我们磨好镰刀,把我们当自己的孩子关照。二娘精明能干,教我们不少生活技能,还经常把我们叫到家里去吃饭,有时也就是白芋、胡萝卜和玉米面煮的稀饭,吃到嘴里却特别香。

二爷家的女儿金梅,和我们同年,那时候成了我最好的朋友。金梅很是聪明能干,生性活泼,长得也挺好看,遗憾的是没读过书。68年的冬天,雪下得很大,没法出门,二爷在堂屋里用稻糠生一盆火,让我们去那里烤火取暖,金梅把自家窖子里的白芋(山芋)拿出来给我们吃,我们觉得那简直比在家吃的水果还要甜美。金梅教我们,吃生白芋要吃下半截,而吃生萝卜要吃上半截。金梅还央求我读那些不知从哪儿弄来的杂志上的故事给她听。可那时候的文学作品没法看,读读就读不下去了,“没意思”,我说。可金梅却瞪大了眼睛恳求:“有意思,读吧!”这场景几十年来一直留在我的记忆里。

金梅和我搭伴抬筐,每次都硬把筐绳朝她那边拉;割麦时她总挨着我,帮我捎着点,怕我落下了;扒河时我俩各带一床被子铺一条盖一条睡在一起;栽秧时遇到蚂蝗猖獗的地方,我一边栽秧一边拽腿上的蚂蝗,手忙脚乱,每次都是她来帮我,救我出“苦海”。最有意思的是有一年扒河,金梅负责做饭,队里买猪肉改善生活,金梅怕我们几个人太文雅了吃不上,事先藏了一大碗给我们,让我们几个好好地美餐了一顿。那些年我还穿过金梅给我做的布鞋,为了赶着纳鞋底,她一晚上熬干了一墨水瓶煤油,被二娘数落了一顿。那鞋做得尽管不是很好看,而且我也不缺鞋,我仍然美滋滋地整天穿在脚上。

最难忘70年夏天,我生了伤寒病,二爷特地到镇上买了一条鱼蒸给我吃。当时我发烧,一点食欲也没有,而且对我的病来说,这鱼是很不科学的食物,但在那个贫穷的年代,二爷尽了最大的努力来帮我康复,这是怎样的情分!当时金梅的几个弟弟妹妹都想吃,可是二娘一直把它用篮子挂在房梁上,直到鱼长了蛆倒掉,也没舍得让孩子们吃一口。

二爷一家人都没什么文化,我离开管镇后就渐渐和他们失去了联系。去年10.5回管镇,才得知二爷二娘都已去了,心里真的很愧疚。总觉得忙,总觉得日子还长,一直没去看他们,留下了终生遗憾。所幸今年春节见到了金梅,他们一家人都出来打工,并且用打工挣来的钱在浦口买了一套新房子,生活得不富裕,但看得出还挺幸福,让我很感欣慰。

二爷一家,以自己最淳朴的爱,帮助我们一步步走过那个年代。尽管我们没有血缘关系,可是这胜似亲人的情感,此生难忘。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2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