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远方的花园

培育阳光花园 拥有阳光心态

 
 
 

日志

 
 

闵子骞路上的文化墙  

2009-07-30 21:56:34|  分类: 我的第二故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班的时候总要走过的一条路,有个特别的名字:闵子骞路,此路得名于路北端的闵子骞墓,这也是济南市唯一一条以历史文化名人命名的马路。

三十年来,我看着这条路慢慢地变化。七十年代末,路两边还有庄稼地,下午五点钟后路上就没人走过,而现在是汽车川流不息过马路都有点困难。闵子骞路虽不比芙蓉街那么显赫,也没有商贾云集的泉城路那样繁华,更不如市区内那些老街巷令人耳熟能详,但它有着厚重的历史人文气息。为迎接第十一届全运会,济南市又在闵子骞路新增了用木头做成的,以古代竹简的形式嵌套于墙壁之上的二十四孝的墙饰,每一幅墙饰都讲述一个故事。

 下面这幅就是记录闵子骞的“芦衣顺母”

闵子骞路上的文化墙 - 远方 - 远方的花园

 

闵子骞路上的文化墙 - 远方 - 远方的花园

 

齐鲁晚报这样介绍:

“山东早在春秋战国时代就是齐、鲁等国的领地,在孔孟之道的儒家文化熏陶下,孝文化在齐鲁大地非常盛行,留下了很多传诵千古的孝行故事,二十四孝就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这次济南闵子骞路上的故事就包括涌泉跃鲤、孝感动天、百里负米、芦衣顺母等。

    芦衣顺母就是讲的春秋时期鲁国人闵损故事。闵损生母早死,父亲娶了后妻,又生了两个儿子。继母常虐待他,冬天,弟弟穿着用棉花做的冬衣,却给他穿用芦花做的“棉衣”。一天父亲出门,闵损牵车时因寒冷打颤将绳子掉落地上,遭到父亲的鞭打,芦花随着打破的衣缝飞了出来,父亲摸了其他两个儿子的衣服方知闵损受虐。父亲返回家要休妻。闵损跪求父亲说:“留下母亲只是我一个人受冷,休了母亲三个孩子都要挨冻。”父亲十分感动,就依了他。继母听说,悔恨知错,从此对待他如亲子,一家人过着幸福的生活。 ”

  这样的文化墙给人的感觉不错,走过时看着这些故事是不是也有教化作用?毕竟对现代人来说,道德教育太有必要了,虽然无法界定它到底作用如何。希望能如春天的细雨,夏夜的微风,潜移默化,滋润心田。

 

附闵子骞简介:

 

《论语》中的闵子骞

子曰:“孝哉,闵子骞(qiān)!人不间(jiàn)于其父母昆弟之言。”

 

闵子骞,名损,字子骞,春秋时期鲁国人,今费县汪沟镇闵家寨村人,公元前536年至公元前478年在世。闵子骞是孔子的弟子,在孔门中以德行与严回并称,为七十二贤人之一。唐朝开元年间封闵子骞为“费侯”,宋朝赠“琅琊公”,后又改称“费公”。明朝编撰的《二十四孝图》,闵子骞排在第三,是中华民族文化史上的先贤人物。 闵子骞以“单衣顺母”的故事为大家所熟知。故事是这样的:闵子骞小时候,继母虐待他,冬天用芦花套棉衣给他穿。芦花不御寒风,子骞终日冻得打颤。有一次子骞驾车送父亲外出,因寒冷翻车,被父亲呵斥鞭打,结果衣破露出芦花。其父省悟,回家写书休妻。子骞不但不怨恨继母,反而常跪父亲面前,哀求说:“继母在只有我一个人受冻,继母走了我和弟弟们就都要受冻。”父亲见儿子如此知礼,去掉休妻念头,继母也非常感动,痛改前非,从此视子骞为己出。古文原文如下:周闵损,字子骞,早丧母。父取后母,生二子,衣以棉絮;妒损,衣以芦花。父令损御车,体寒失鞭。父察知故,欲出后母。损曰:“母在一子寒,母去三子单。”母闻悔改。孔子曰:“孝哉,闵子骞!人不间于其父母昆弟之言。”其实闵子骞绝不单单是孝顺,这其中还包含了善良、宽容和仁爱。

闵子骞崇尚节俭,鲁国要扩建新库房,争取他的意见时,他批评说:“原来的库房就很好,为什么再劳民伤财去改造?”孔子赞成他的意见,赞扬说:“这个人平时不乱说,讲出话来就非常正确。”

  季桓子想聘请他当费邑宰,管理费地。开始时闵子骞不同意,对来人说:“好好给我辞去这个职务,如果再来,我就离开此地到汶上去(暗指离鲁奔齐)。”可是后来经孔子劝说,还是任了费宰,并把家迁到东蒙之阳,村名闵子庄(今闵家寨)。他治理费地很有成绩,但看不惯季氏行为,最后毅然辞职。由此可以看出闵子骞刚正不阿的品格。

   闵子骞曾随孔子去列国游学,病卒于长清县内。闵子骞葬于何地尚无确址,但他儿子闵沃盈葬在闵家寨却是人所共知。因此,闵家寨闵子祠成为海内闵氏续谱处和祭祀处。其面积约有二十余亩,曾十一次重修,有碑碣百余通。正阳门三间,上悬乾隆皇帝手书“笃圣祠”三个金光大字,今尚有遗址。

   济南也有闵子骞的纪念祠堂,坐落于百花公园西侧。推开两扇虚掩的木板门,向南而行,就可看见一个高约两米的坟堆。在坟堆四周,立有数十尊石羊、石马、石狮、石龟、石佛、铜佛。此处还立着刻有“首批市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石碑。据说,文革前(60年代)闵子骞墓规模还很大,当时墓区南北长约300米,东西宽200米。墓堆封土直径七八米,高十几米,周围还有合抱粗的古树30余棵,历代碑刻10余尊。文革时整个墓区遭到严重破坏,祠堂被拆掉,碑刻被毁,古树被砍,仅剩两棵,封土被挖去烧砖瓦,空闲处还建了鸡舍。文革后,不少市民多次呼吁,有关部门也做了努力,但至今未能修复。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1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