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远方的花园

培育阳光花园 拥有阳光心态

 
 
 

日志

 
 

耳顺游——与欢乐相伴  

2009-06-15 15:36:27|  分类: 人在旅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耳顺组织的雨中锡扬行早已结束了,可快乐的情绪却在我心中持续发酵,每每回想起来忍不住还要傻笑一番。以前也总想着参加耳顺组织的活动,只是心存一点小小的疑虑,和学长们都不熟悉,能行吗?锡扬之旅让我非常后悔没有早点加入这支快乐的队伍。

8日那天早晨大雨不停地下,在广州路登上旅游大巴,车内坐得满满的无一个空位,只见外面雨水不停地冲刷着车窗,即将出游的我们心里难免有一丝不安。不过这一点不安并没有持续多久,车还未驶出南京,就再没人关注车窗外的雨水,快乐的气氛迅速弥漫开来。

一路上,各种节目轮番登场,先由杨季南向大家介绍每位同学、旅友,然后上演诗歌朗诵、独唱或小合唱,精彩的节目让我发现,学长们都太有才了。其中有号称“南京德德玛”的常乃萱同学的独唱,果然名不虚传;有快乐王学长的诗朗诵:《我的西课楼,你在哪里》;还有苏一宁同学和常乃萱同学的合唱,歌名不大知道,但歌声特别动人;接着车厢后面传来一阵大声的宣示:“街上流行红裙子,车上流行人来疯!”,王盛和学长主动上前来,表演一段《满江红》,惹得大家一边鼓掌,一边欢笑。

随后,更精彩的一幕出现了,笑笑羊学长上场了。好一个笑笑羊,居然参加了两个合唱团,应该水平特别高了,可是他还特别谦虚。唱完一首歌后谈起唱歌的事情,就像说单口相声或是“南京白局”(类似上海滑稽戏),直把大伙儿笑得直不起腰,真个是笑死人不偿命。笑笑羊学长一直宣称我只说两句,这两句话说了半个小时还没完,他绷着脸,不停地说当听到别人的歌唱时的反应:我听到某同学的歌,我的汗就下来了;我听到某某同学唱歌,我的汗就下来了;我又听到某某某同学在唱歌,我的汗又下来了……他用那种老南京话说着他的感受,三个“我的汗就下来了”已经笑翻了大家,可是后来他还继续调侃:我觉得常乃萱同学一直对我很尊重,我们关系很不错,可是那天练习合唱时,常乃萱突然就对我说了:“要注意音准哦!”笑笑羊学长说的也就是平常话,讲的都是平常事,可到了他嘴里,那语气,那神情不让你乐够了不算完,我不由的心里想,怎么春晚不让笑笑羊学长换下那个赵本山呢!最感动的是,笑笑羊学长还说:我真希望咱们这车就这么一直开下去!他说出了大家的心里话。

 节目很多,我已经记不清了,我只拍了几张照片在这里晒晒。

耳顺游——与欢乐相伴 - 远方 - 远方的花园

 

耳顺游——与欢乐相伴 - 远方 - 远方的花园

 

耳顺游——与欢乐相伴 - 远方 - 远方的花园

 

耳顺游——与欢乐相伴 - 远方 - 远方的花园

 

耳顺游——与欢乐相伴 - 远方 - 远方的花园

 

耳顺游——与欢乐相伴 - 远方 - 远方的花园

 

耳顺游——与欢乐相伴 - 远方 - 远方的花园

 

耳顺游——与欢乐相伴 - 远方 - 远方的花园

 

耳顺游——与欢乐相伴 - 远方 - 远方的花园

 

耳顺游——与欢乐相伴 - 远方 - 远方的花园

 

耳顺游——与欢乐相伴 - 远方 - 远方的花园

再说说我们的“第二军团”。一开始不明白,旅游还封这么多官,还搞什么编制?后来才明白,原来军团就是“饭团”而已,方便召集管理。两天来一起旅游一桌吃饭,我们也结下了友谊。我们团有军长徐敏生学长,有王吉岚学姐,有学者王增陵学长和快乐一生、学姐杨勤和学长王总、王建生和俞之明三对夫妇,有韩大哥、夏卓君和我,下面是第一次同桌吃饭时的合影。

耳顺游——与欢乐相伴 - 远方 - 远方的花园

王吉岚和杨勤两位学姐都是我们管镇知青中最早当干部的,过去只是在她们上台讲话时见过,现在一桌吃饭发现都很合得来,很亲切,一经交流就能成为朋友。军长外号是“老扁”,听其他学长这么叫他特奇怪,心直口快的我实在忍不住,问:你一点儿也不扁为什么有这个称呼?原来这是因为他小时特别瘦惹的祸。王增陵学长知识渊博,在史可法纪念馆,那些柱子上长长的对子引用了很多典故,他一一用小本子记下。我看来看去连断句都断不好,还是学长给我讲了才明白,心里真是很佩服。

我们在扬州吃最后一顿午饭时,学长们要了啤酒,大家共同举杯,相约下次耳顺游我们还在一个“饭团”,继续我们的“饭友”情。

旅游中只在扬州住了一晚,我们曾经的东拐一家想重温插队时最喜欢的游戏—打扑克。吃过晚饭,我们聚在房间里,拉把椅子当桌子,开始“战斗”。同样是我们几个人,将近四十年的光阴过去了,当年不懂事的小姑娘们都已经退休了,可我们脾气、性格,音容笑貌依然,感情依然。不同的是:我们一家的陈念航已远赴美国,打牌时换上了童慎利学姐;当年只有一副牌打四十分,现在换成两副牌打八十分;当年是在管镇的一间茅草房,点上两盏自己用墨水瓶做的小油灯,围坐在小饭桌前,现在却换在了扬州漂亮的酒店里,明亮的灯光,吹着空调。时空变换,反差巨大,不禁让人感慨万分。

不过那天打扑克真是奇了怪了,原来在管镇时我和夏卓君可是常胜将军,经常打得她俩上不了台,只看我们一圈一圈地打。这次换上了童学姐,幸运之神不再眷顾我俩,仿佛所有好牌都属于她们,她俩打到A,才让我们打了一次小2。唉,俗话说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难道就是为我们准备的?想起来了,是不是因为晚饭时,童学姐的先生姜学长打来了亲切关怀的电话,使得学姐有如神助?不管怎样,开心就好啦!

耳顺游——与欢乐相伴 - 远方 - 远方的花园

愉快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当我们坐上大巴驶向南京时,大家都意识到,这次旅行要结束了,我们一起唱起《让我们荡起双桨》,重温曾经的学生时代。大巴一路停靠,我们要下车了,挥手告别时,“老东西们”已相约下次耳顺之旅,相约快乐。就让快乐使我们青春永驻!

  评论这张
 
阅读(216)| 评论(1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