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远方的花园

培育阳光花园 拥有阳光心态

 
 
 

日志

 
 

吃食堂  

2009-04-17 08:48:16|  分类: 回忆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吃食堂”,用传统语法是解释不通的,曾经难倒了中国的语言界,连最具权威的学者吕叔湘先生也为之困惑。我们上学时,教现代汉语的老师就专门讲过这个语言现象,只能理解为咱们老百姓约定俗成的表达方式吧。

现在经常听到学生抱怨食堂饭菜糟糕,家庭条件好的孩子根本不去吃食堂。可是“吃食堂”对我来说却有着很不一般的意义。上世纪75年到81年我在四处工作,在工程队待着的六年时间里,几乎天天在食堂吃饭,以至于结婚后很长时间不大会做饭。中国人本来就讲“民以食为天”,出门在外更加重视吃饭问题,吃饱饭不想家嘛,现在想起来感觉那时的食堂就像家一样亲切。直到很多年后下班路过学生食堂,闻到饭菜香味我还忍不住有种再去“吃食堂”的冲动。

记得刚参加工作时,我们每月工资加流动补贴只有四十元,第二年转正才到了六十元,可是就这么点钱我们感到吃的非常好,也可能与我们当了多年知青很容易满足有关吧。食堂是不以盈利为目的的,而且领导特别重视办好食堂,稳定常年流动的职工队伍情绪。现在我还记得食堂主任是安徽人郭师傅,每到开饭时就在卖饭窗口挂上一个长方形的大黑板,上面用粉笔写上各种菜名和价钱,早点花样很多,午饭和晚饭总有20个菜可选,最便宜的是各种蔬菜,四分钱一份,最贵的是炒瘦肉片两毛钱一份,还有一毛五分的扣肉和牛肉,菜汤大桶放在餐厅里随便喝,不要钱。

那时工程队里的师傅来自全国各地,四川、湖南人要吃辣,江苏上海人爱吃甜,众口难调,为照顾大家的饮食习惯,食堂里厨师也都是选择来自各地的。记忆中食堂做的菜特别好吃,还经常做些特色菜给大家解馋。记得有一天我发现食堂里特别热闹,四川籍师傅们很兴奋地说今天有麻辣豆腐,没尝过川菜的我们也凑热闹去买一份,吃到嘴里才知道什么叫麻辣,那是真正的四川口味,可不是现在适应大多数人的川菜哦,到底没能吃完。

每到周末,食堂还会包包子或饺子改善生活,有一次因为人手不够,动员机关各部门去帮忙。我们那天一下子去了十来个人,把厨房白案围得满满的。记得那天包的是大肉包子,郭主任先给我们做了示范,要我们严格按标准包。开始大家还挺规矩地包,等郭师傅一走,就有人提建议了:我们多放点馅吧!多少有点开玩笑的意思,大家都赞成还很兴奋,晚上有“大”包子吃了。可是包到最后发现面还有很多,馅儿却没了。郭师傅一下子着急了,不光馅儿不够了,这包子卖出去要赔本的!我们个个面面相觑,犯错误了。结果本来卖一两饭票三分钱的包子,变成一两饭票五分钱,而且还大大小小的,从此食堂再也不要我们去包包子了。

那时食堂的师傅对职工也是非常关心的,我刚参加工作时身体不是很好,时常有感冒发烧,只要我师傅打个招呼,食堂都会做好病号饭送到宿舍来,而且事先要来征求意见:想吃些什么?我当时真的非常感动,要知道食堂师傅原来大多在现场工作,年龄大了才照顾到食堂,而我只是一个学徒工而已,那时候队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真让我怀念。

虽然现在已经不再吃食堂了,可是“吃食堂”会永远留在我的记忆中。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1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